当前位置:主页 > 498888开马 > 正文

破土 第12章 风水局中局

2019-07-08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量:

  秦淳风把杯中酒倒在桌子上,然而用指头晃动着,渐渐一个模糊的“回”字就出现在饭桌上面,看得穆菲菲和岳满堂一头雾水,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上面。

  “回字风水局听说过吗?小爷差点成了别人的帮凶,不是菲菲这边出了事情,让我提早注意到,那我也着那孙贼道。”秦淳风取出牙签,剔着牙说道。

  原来在秦淳风发现工地动土之后出了问题,第一考虑是那块神石,所以把大部分精力就集中在神石上面,在之前的“八方合满风水格局”被破坏后,他用“潜龙在渊风水局”代替,保的工地一时平安。

  之后,听说工地附近的住民莫名其妙地死亡,秦淳风觉得是因为煞气外泄,影响了四周的风水,他先看了工地建起的墙壁,贴下了几道符咒之后,但并没有什么效果,他才意识到并不是这样。

  在穆菲菲家中,秦淳风和假道士度南子见面,并且两个人大打出手,事后他仔细回想又觉得这个人并非一点儿风水不懂,问了穆菲菲她奶奶的目的,借口是以防那孙子使坏。

  当秦淳风到了地方后,便以青铜罗盘进行定位,当下就发现坟墓周围的磁场很是诡异。

  根据这一条线索,秦淳风走访了那些用度南子选墓地的其他人家,前前后后他一共走了八家,发现这八家当中病逝的老人都已步入耄耋之年的老人,还是四男四女,而且这些人去世的时辰都是在这个月里。

  农历四月这个月,在风水上视为阴月,而那四个女性死者都是在这个月当中的阴日阴时而亡,那本厚书上所讲,这样死者的亡灵阴气极重,日照也不散。

  再说那四个男性死者,他们死在这个阴月当中的阳日阳时,风水上讲对于这样死者的魂魄是极度残酷的,就犹如一个烧红的铁器投掷进冰水当中,必然会腾起水汽来,而死在阳日阳时男性死者就是形同这般,死后会腾起极重的煞气。

  注:阴日为每个月农历的一、四、七,阴时为午夜亥时、子时、丑时;阳日则为每月农历的三、六、九,阳时为正午的亥时、子时、丑时。

  四个女性死者为主,四个男性死者为辅,如此便形成一个极为阴毒的风水大局,不过秦淳风只能看出个大概,并不知道其中的猫腻,所以他立即回家翻看了那本厚书,很快找到里边类似这个的风水局——“四阴四煞风水阵”。

  看到书中介绍这阵法的恶毒之处,秦淳风瞬间就明白,度南子并非是什么假道士,反而是那种深藏不露的风水高手,否则他也不可能布出这样的大阵。

  人的魂与魄皆为阴,而人越来老身体内的阴气越重,等阴气到达一定的程度后,便是人死亡之时,度南子就利用了这一点儿,当然不知道他用什么方式,要了那些老人的命,现在也不曾知道。

  而此阵不仅仅对亡者的魂魄备受煎熬,它的主要作用在于阵中的生人,除了秦淳风重布的潜龙在渊风水局内的人不受影响之外,阵内其他人的人都会被阴气和怨气所伤,无病无灾地死亡。

  阵是四阴四煞风水阵,以此阵来圈住秦淳风在工地布置的潜龙在渊风水局,就像以大“口”包围小“口”,所以秦淳风成说这整个是回字风水局,只不过人家的阵为吞,而秦淳风的阵为养,最终的结局就是养肥了吞掉。

  秦淳风发现了这个之后,便再度连忙回到家中查阅厚书,寻找破解之法,很快他便是找到,只是需要一个突破口,就像治理洪水堵为下策,引导才是上策,一旦这个阵开始伤人,那会将阴煞之气泄入阵中,从而开始不间断的肆虐。

  这个突破口就是穆菲菲一家,她们家最先受到灭顶之灾,那也是因为她的家人曾经帮助秦淳风痛扁度南子,由此度南子就先拿她家开刀,以报当日犯众怒的被殴之仇。

  这煞气和阴气一走,就形同万千兵马出征,那后方势必空虚,在这样的契机之下,秦淳风便选定了吉时,立马带人直捣黄龙,如果这是一盘象棋,那便是直接杀帅斩将。

  在八具尸体被烧毁的时候,秦淳风早已经料到,对方一旦知道邪阵被破,势必会做最后的挣扎,临死也要再拉个垫背的,而穆菲菲一家都遭受劫难,她便会成为陪葬的目标,一瞬间让那些阴煞之气全部灌入她的体内。

  如此一来,穆菲菲便会形同撞克,身边有人她就杀人,没人她就会选择自杀,而走之前秦淳风给了岳满堂一根被他写上了符篆的柳枝。

  很多人从一些影视剧或者小说当中知道,“桑柳槐杨”为民间传说的四大鬼树,家中种植这类树一旦年代久远就会家宅不宁、人畜不旺,但实则柳树却是驱赶阴煞之气的利器。

  道家传说中,门神神荼和郁垒在人世间捉鬼降妖,遇上一只上古遗留下的凶兽在人间作恶,与此兽斗了三天三夜,终于将起捉住,却在打斗中丢失了捆妖绳,两神试了旁边的柳树韧性极强,加以法力捆住凶兽,就此沾染神力柳树,便变得与众不同起来。

  而佛教中认为,观音大士玉净瓶中便是柳枝,也是法宝财神网站而世间柳树便会受到佛光蒙荫,故此魑魅魍魉之类便会惧怕柳枝。

  而根据那本厚书中记载,柳树是可以钉魂钉魄的,而且越抽打越小,尤其是经过秦淳风写上符篆的山柳,这是一种至阴之物,说是打或者驱,实在是留,是把那些阴气和怨气留在了柳树中,所以它最早是叫“留树”,只是后世觉得植物便应该是木字旁,所以改成了柳树。

  听到这里,岳满堂就有些坐不住,因为他觉得那柳树那么厉害,事后便带回了家,找了个瓶子给供了起来,没想到那些阴煞之气全都留在里边,还怪秦淳风没有事先告诉他。

  秦淳风笑着让他不用害怕,那根山柳被他写下符篆,不仅可以驱邪避煞,还有招桃花、招财运,供起来就对了。

  穆菲菲问度南子现在怎么样,秦淳风猜测多半是死了,这种风水阵有损天道轮回,被破之后会立即受到阴煞反嗜,结果是九死一生,幸活下来也是活受罪。

  秦淳风又说:“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,这个度南子费尽心力不说,冒着天谴做出这样的恶事,肯定是有他的想法,而他很早就开始布置此阵,准备先灭了阵内的所有生灵,助涨阴煞之气再攻工地,看来我不是主要原因,而是你们工地得罪了人!”

  这时,穆菲菲忽然想起了什么,她说:“我让刘二哥帮忙查过,你还别说刘二哥还是那么局气,很快就查到之前帮那牛鼻子叉架的是鑫龙公司的打手。”

  里边的事情,秦淳风并不知道,但是岳满堂一听这话,这次是真坐不住了,只是撂了句之前他们公司和这个鑫龙公司竞标这片拆迁,最后以他们公司胜出,他现在要回一趟总公司。

  之后,听说岳满堂的公司在和鑫龙公司打官司,具体的原因不知道,不过穆菲菲请假参加完奶奶的葬礼,又是父母的葬礼,她不想在家里呆着,第二天便回了学校。
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mirtecturk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